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延安整风运动:干部教育好了“可以迎接光明”

发布日期:2022-05-10 05:57   来源:未知   阅读:

  80年前,中国在领导敌后抗战的同时,开展了一场深入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也是党的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整风运动。整风运动肇始于延安,又以延安最为典型,故通称为“延安整风运动”。

  1938年9月,党的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批判并纠正了王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和全国抗战初期的右倾错误。但是,党内在指导思想上仍存在一些分歧,迫切需要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研究和分析党的历史问题,总结和吸取经验教训。

  同志在回忆这段历史时指出,遵义会议以后,党内还不断有斗争。在抗日战争初期,还有第二次王明路线,王明由“左”倾机会主义变为右倾机会主义。全党干部包括一些主要干部,对党的历史、两条路线的斗争,怎样把党建设成为一个正确的党、联系群众的党,用什么样的思想作风来武装党等问题的认识,都还不很清楚。

  同时,1942年初,全国党员从抗战初期的约4万人猛增至80万人,党领导的军队(包括游击队)有57万人,新党员、新干部占90%。由于抗战初期形势紧张,对新党员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还不够,迫切需要开展一次思想教育运动。同志就明确指出,“延安的干部教育好了,学习好了,现在可以对付黑暗,将来可以迎接光明”。

  特别是,皖南事变的发生使人们对抗战初期的右倾错误有了更为深切的认识。同志在总结新四军失败教训时一语中的:有些同志没有把普遍真理的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联系起来,没有了解中国革命的实际。因此,为了实现党内在思想上、政治上的统一和行动上的一致,迫切需要进行一次全党的整风运动。

  1942年3月,延安《解放日报》刊发了题为《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文章。该文其实是上一年5月同志在延安干部会上所作的整风学习动员报告。

  报告提出,“反科学的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主观主义的方法,是的大敌,是工人阶级的大敌,是人民的大敌,是民族的大敌,是党性不纯的一种表现”,并为教条主义者画像:“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用语之辛辣、讽刺之深刻、情绪之激动,在与会干部中引起强烈的思想震动。

  1941年7月1日和8月1日,党中央又分别作出《关于增强党性的决定》和《关于调查研究的决定》;9月10日至10月22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检讨党的历史上的主观主义、教条主义等问题,初步统一了中央领导层的思想。

  会议过程中,决定成立中央学习研究组,同志任组长,王稼祥同志任副组长,组织在延安的高级干部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研究党的六大前后的历史文件。中央书记处还编印了《马恩列斯思想方法论》和《六大以来——党内秘密文件》等学习用书。

  但也要看到,主观主义、教条主义在当时党内还有一定影响。比如,王明在中国女子大学传达《改造我们的学习》讲话精神时就继续鼓吹:“不要怕说教条,教条就教条,女子大学学生要学它几百条,学会了,记住了,碰见实际问题自然会运动(用)。”

  1942年2月1日,延安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座无虚席。在《整顿学风党风文风》(后改称《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中,同志生动比喻: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不过是一股逆风,一股歪风,是从防空洞里跑出来的”,我们全党都要来做这个塞洞工作。

  一周后,同志又作了《反对党八股》的报告,指出“洋八股必须废止,空洞抽象的调头必须少唱,教条主义必须休息,而代之以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

  《整顿学风党风文风》和《反对党八股》激起千重浪,全党整风就此正式拉开帷幕。

  延安整风运动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为方针,方法是认真阅读整风文件,联系个人的思想、工作、历史以及自己所在地区、部门的工作进行检查,提出努力的方向,特别强调自我批评,“以灵魂与人相见”,而不要像《西游记》中的鲤鱼精,“吃了唐僧的经,打一下,吐一字”。

  作为一场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延安整风将经典著作学习摆在重要位置,将《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运动中的“”幼稚病》等列为学习材料。

  为了给理论学习提供“弹药”,党中央还专门下发《中共中央关于一九四三年翻译工作的决定》,指出“翻译工作尤其是马列主义古典著作的翻译工作,是党的重要任务之一”,要求“为提高高级干部理论学习,许多马恩列斯的著作必须重新校阅”。

  同时,强调不能“只会片面地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个别词句,不会运用他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要“以研究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为中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导的方针,废除静止地孤立地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方法”。

  1942年5月,党中央在延安召开文艺座谈会。同志强调,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

  以此为动力,广大党的文艺工作者进一步走向工农兵群众,以实际行动和大量作品展示了整风成果。1944年7月,同志为丁玲、欧阳山描写边区新人新事的作品发表专门写信说:“快要天亮了,你们的文章引得我在洗澡后睡觉前一口气读完,我替中国人民庆祝,替你们两位的新写作作风庆祝!”

  1943年下半年,延安整风运动进入总结党的历史经验阶段。党的六届七中全会之前,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在继续深入讨论苏维埃运动后期错误路线的同时,着重讨论了全国抗战时期党中央的路线日,在党的七大开幕前三天,六届七中全会最后一次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阐述了“左”倾错误在政治上、军事上、组织上、思想上的表现及发展过程、主要内容、社会根源及给中国革命所造成的严重危害,高度评价了同志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杰出贡献,肯定了确立同志在全党的领导地位的重大意义,增强了全党在思想基础上的团结,为七大的胜利召开创造了充分的思想条件。

  同志在总结发言中指出,治病救人这个方针被证明是有效的,“治病是手段,救人是目的”,要把治病救人两方面统一起来。至此,延安整风运动胜利结束。

Power by DedeCms